今天是
中国竞争政策与法律年会(2014年)暨《中国竞争法律与政策研究报告(2014年)》发布会邀请函      【亚太法律前沿讲座】作为援助方对日本破产企业的投资      中韩市场暨规制法研究中心(MRLC)2014年国际会议&成立仪式邀请函      【讲座预告】(4月2日)中国人民大学反垄断与竞争政策高端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反垄断法高峰论坛
[孟记安]怎样贯彻华为诉中兴判决的指导:德国标准必要专利诉讼的新发展
上传时间:2016/4/9
浏览次数:12006
字体大小:



竞争政策背景下的标准必要专利问题专题研讨会(十二)


时  间:2016年3月27日(周日)

  点: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第二报告厅

 

第四部分:国际视野下的标准必要专利反垄断法规制

孟记安(霍金路伟国际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合伙人)

大家好,很荣幸今天到这里来跟大家做演讲,很抱歉我只能够用英文来做讲座了,而且这个是德国的案子,而且是用德文来写的,所以如果要把德国的案子用中文来说就会比较的困难。

非常的感谢杨教授和孟教授的邀请,我来人民大学做过很多次做演讲,所以这对我来说就像家一样了。在英文里面有一个谚语,最后的是最好的。但是不好意思的是,我今天的演讲可能不是这样的,我要讲的话,我觉得应该非常好,因为要讲到有关未来怎么样去适用的问题。

我首先要讲的是华为诉中兴的案子,这个案子在欧洲是非常重要的案子,也是去年最重要的反垄断的案子之一。相信大家都非常的熟悉华为诉中兴的案子了,先回顾一下,我今天所有的观点和演讲只代表我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我所在的律所的观点,也并不代表我所在的律所的客户的观点。

欧盟法院在自己的判决书中采取了一种打乒乓球的方式,一方是标准必要专利的专利权人,一方是专利实施者,这个图片就是我所认为的法庭判决的主要的概括。

标准必要专利权人需要告诉专利的实施者,给他们侵权提醒,要告诉他们侵犯了哪一项专利权,以及告诉他们是怎么样侵权的?接着专利实施方就要表达缔约的意愿,然后专利的所有权人就要做出一个基于FRAND的要约。

当标准必要专利的所有人基于FRAND提出了要约之后,被许可人有义务做出一个回复,而且必须是善意的,对于有不同的意见要提出反要约,如果提出的反要约被拒绝了,专利实施者已经在使用这个SEP了,他们就需要提出一个合理的担保。

刚才讲到的是关于欧洲法院的判决书适用的一个基础架构。这个架构是比较基础的,那我接下来要讲两个案例,来看这个基础架构在实践中如何适用?这个是非常复杂的,很多的细节我会解释。第一个案子是sisvel 诉海尔的案子,sisvel这个公司是一个专利的运营实体,然后有许多H无线项目的专利。

接下来我们看一下这个案件的时间轴,我们用时间一个一个过,sisvel公司给海尔发出了三封信,发出了3个所谓的提醒,告诉他们sisvel公司所用专利的情况,并且他们也跟海尔的母公司有所接触,告诉了他们有关sisvel 公司的专利,后来sisvel 向海尔提出了一个要约。

Sisvel 提出的要约被海尔拒绝了,而且海尔没有提出反要约,这个时候sisvel 就去法院起诉了海尔。我想要提醒大家注意这个紫色的方框,大家看到,所有的过程都是在欧洲法院华为诉中兴的案子判决之前发生的。那么在欧洲法院判决了华为诉中兴的案件之中,海尔就提出了反要约,最后到了法庭阶段的时候,在德国的法院的阶段,海尔还提出了要提供一个担保。

如我所说sisvel 向海尔发出了三封信,告诉海尔的行为。这样的行为能够算是侵权提醒吗?因为就像这些判决里面所说的一个侵权的提醒要明确的告诉是侵犯了什么权利,并且是怎么样侵权的?而sisvel 说这一点并不是很明确,但是对于这个案件来说是无关紧要的,为什么呢?因为这一切的行为都发生在判决之前,在这之前sisvel 就没有义务详细地向海尔作出说明。

由于在专利实施者表达意愿这一点上,海尔是没有表达自己的意愿的,接下来我们来看另外的一点,就是关于sisvel 的要约这一点,关于sisvel 的要约,第一审的法院他们不会说是会对这个做出分析,而只是看作为专利所有权人是否已经发出了无条件的要约,但是在这一点上二审的立场和一审法院的认定不同,推翻了一审的判定,二审法院说要看这个要约是不是实质上的FRAND

接下来我们来看被许可人对于FRAND要约的回应这方面,一审法院说海尔太慢了,在拒绝反要约之后反应太慢了,提供的担保的时间也太晚了,所以这是在时间点上看到海尔是在非常后面提出了要提供担保的意思,法院是说当你在第一次的反要约被拒绝之后你就应该要提供这个担保。

那么接下来我们很快的来看下一个案子,第二个案子是STL诉德国电信的案子,STL公司是acacia100%的子公司,这个公司是一个专利运营实体,STL并没有告HTC,而是起诉了手机的运营商,德国电信。德国电信就像是中国电信一样的,是一个运营商,这是一个非常新颖的例子。

首先这个案子是以诉讼开始的,就是STL在诉讼之前并没有去提醒德国电信的HTC,这一切都是在法院的判决书里面所说的,德国电信在收到诉讼之后就说我们因为你们的专利问题被诉讼了,在2014年之后,他们就说我们来谈一谈我们来支付你们的专利的费用,如果你的专利被法院判决是有效的话,那么接下来就是一些比较常规的步骤了,STL提出了一个要约,接下来HTC提出了反要约,在反要约里面,HTC并没有说具体的费用、费率是多少,而是由第三方英国的法院来决定。还有一点STL想要授权的许可是全国性的,但是HTC只想要是德国的授权。

那这个案子是STL诉德国电信,我刚才没有说的HTC中间是介入了一个案子,并且是以支持德国电信这一立场进入的。我们之前所说的,STL是没有提前告诉过德国电信而是直接的提出了诉讼,但是也有证明说,德国电信并没有表明说自己想要去获得这样的这个愿望,所以法院就说你没有提前告诉德国电信是没有关系的,因为德国电信从来都没有想要去获得这个授权许可。

在这个案子里STL并没有直接的去通知HTCHT是从德国电信得知这一诉讼的。STLHTC之间是没有直接交流的,法院说没有直接的交流也没有关系,因为HTC在知道这个诉讼之后3个多月就没有回应,所以法院认为HTC并不是有缔约意愿的意愿人。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一下要约这一部分,德国的这个法院和我们之前所讲的一审法院相同的观点,法院并不需要做要约,只要这里有一个要约他们就认可,那从专利实施者这一方面来看,HTC并没有对STL发出一个无条件的反要约,因为在里面它其实没有具体的写明费率这一点,而是说这个费率将由一个英国的法律来决定,德国的法律所持的观点是你在使用人家的东西的话,你就需要去付一个担保,如果说你连这个费率都不指明的话,人家怎么来做这个担保呢?

总结一下就是说这两个法院持有一些不同的意见,尤其是杜塞尔多夫的法院和其他的法院都有不同,欧盟的法院出了一个非常基础性的框架的判决之后,在实践之中还是会有不同的实施的方法,我说这个的重点是在座的各位当你们在看华为诉中兴的案子之后是知道有一个比较高级的框架的,但是你们要知道有许多的细节,是在判决里面是没有的,而在实践中又有所不同。

第四部分点评

孟雁北(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参加了一天的会议收获蛮大的,我就在想我们这一天的会议谈了很多有意思的话题,从抽象的宏观的到了具体的程度,包括我们谈到了很多宏观的竞争政策和产业政策的关系,下午我们再谈的时候也会重新的反思一下知识产权政策和反垄断政策的关系,我们谈了这么多的理论的东西,我们会发现这里面的问题非常的复杂,所以很多的东西还没有结论。第五部分,国际视野下的标准必要专利的规制,我们发现有从美国、日本和介绍德国案例的国际的朋友来给我们介绍,在国际上对于标准必要专利和《反垄断法》的适用之中会有哪些不同的观点,我想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国际性,这确实是源于知识产权和《反垄断法》本身国际化的程度就是很高的,在两个国际化程度很高的法律,无论是从立法政策还是从适用的角度上来讲,到底有什么样的值得我们去思考的地方呢?

第一点就是当看到这样的议题,尤其是看到SEP的《反垄断法》的议题的时候,确实有一点非常的重要,对于中国的学者和执法来讲我们需要了解世界,无论是对国外的立法还是案例的发展,就像我们今天会介绍日本、德国最新的发展一样,我自己还有另外的一个想法。虽然说这两个法律国际化的程度特别高的国家的经验需要学习,但是在学习的时候可能需要关注的一个点是什么呢?一个是每一个国家的法律体系是不太一样的,因为有的时候我们会再去看很多的介绍的内容说,某个国家是这样规定的,某个国家没有这样的规定,但是你把这样的规定放在一个法条里面来看,我们的理解是不准确的,因为每个国家的法律的体系是不一样的,他可能在这个法律没有规定,但是在另外的法律里面有一部分,所以这是我们在了解世界的时候关注的点,另外一点回到《反垄断法》的角度上,我们也会发现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区,整体的框架是一样的,但是还是有一定的差别性,我相信大家和我一样的注意到我们在谈到标准必要专利规制的时候,在谈到FRAND的原则和承诺的时候会有专家在展望,有的一些专家在FRAND成眼中,我觉得都有特别好的例子,让我们看到了,一是美国和欧盟对待FRAND的承诺,换一句话说从《反垄断法》上有差别性,这个差别性是来源于什么呢?就是对于公平的行为。那么这个公平要不要出现的问题的时候,美国和欧盟是不一样的,对于欧盟来讲需要介入的时候还是要介入的,只是怎么样来衡量公平和不公平的问题,但是在这个过程要做出判断,但是在美国的时候会认为,我会让市场来解决,那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之中,所以我们看在美国法的情况下,是这样的。而在欧盟法的情况下,我们学习的时候更多的是叫做FRAND,是有差别的。

在谈到国际的视野的时候,还有另外的一个问题,有的时候还是要让世界来了解中国,我所讲的并不是国情的特殊性或者说一定要本土化,而是回到我刚刚所谈的问题,这确实是存在一种差别性,郭老师在前面演讲的时候讲到,知识产权和专利权是一种的知识产权,这一定是会呈现出差异性。中国是如何做的呢?所以我们是要做选择的。那么在另外的一个点回到《反垄断法》的实施过程之中,我也会在想不同的国家,产业出现的问题太多,产业所处的阶段,产业的竞争力一切都是不一样的,那么在这样的过程之中可能出现,我自己观察,我觉得在《反垄断法》这样的现象下,可能会出现的同一个主题,因为贸易投资都是全球化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可能会出现的一个问题就是,一个主体在一个国家所做的行为,那么对于这个国家市场竞争所造成的影响和出现在另外的一个国家,和对那一个国家的市场竞争所造成的影响,是存在着差别性的,因此我倒是从某一个角度我认为行为的一致性不代表《反垄断法》态度的一致性,只要最终是从市场竞争的反竞争的效果来说,是不是对本国的竞争造成了很严重的损害?如果说造成了很大的损害,我觉得《反垄断法》的规制是很好的。

这个时候我们会发现,从某一个角度上来讲,我觉得也会有另外的一个期许,我们不要让国外从某一个案子某一个条文里面来细化,或者说从某一个观点来看,对于这个问题的认识,我觉得整体的认识中国,或者说我们让世界整体的了解中国也是蛮重要的一件事情。然后再回到这个单元的主题就是标准必要专利,开了一天的会就在讲标准必要专利《反垄断法》的规制,我自己在想的一个问题是说,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一直在寻找这个路径,这个路径就是滥用了知识产权产生了后果,那么《反垄断法》要来规制,在这个过程之中,这是个人的想法,我自己觉得标准必要专利和非标准必要专利不是一个必然的要素,只不过因为标准必要专利所具有的要素的时候,很容易让我们把它当作是一个,包括中间在休息的时候,郭老师也在讲权利,我们用这个例子来证明,就是在什么情况下可能会出现滥用知识产权的情况,但是回过头来,我们要思考的问题是说,是所有的标准必要专利一定会构成市场的支配?因为我们知道标准是不一样的,有一些标准市场不选择,这个时候市场是怎么样来产生的?那么还有另外的一个思考是说,一个非标准必要专利,是不是一定不会构成市场支配地位呢?那么在这样的前提下,关于这样的一个SEP和非SEP的讨论,我们要看你作为一个专利权和专利权人,你在这样的规制的过程之中,最好要能够遵循《反垄断法》的框架,或者不管如何建立相关市场,就看你有没有市场的支配地位,看你的行为是否存在不妥当性,这个不妥当性的选择上,可能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会存在差别性,回归到最后我还是要看反竞争的效果的分析,因此我自己在想在这样的一个角度上来讲,就是关于SEP和非SEP的探讨,SEP可能会影响到框架之中的某一个要素和要素的构成,但是在分析的框架上没有任何的不同,这就是我自己简单的看法,谢谢大家。

金顺海(中闻律师事务所):我简单讲一下我自己学习的心得体会。关于标准必要专利,可能涉及到《合同法》、《专利法》还有国际法,我们怎么样来进行协调的问题,给我一个非常好的思路。

刚才横井杰先生谈到,现在对于许可费的金额,日本有一个框架性的东西,我在这个框架下能够操纵这个金额,在这个金额内不是滥用,日本是这么做的,起码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思路,人家是这样做的。还有一个非常形象的就是打乒乓球,至少是从实务的角度来说,根据乒乓球的原则可以给自己的客户一个思路,欧盟是根据乒乓球的原则,给你一个思路可以这样做,那么这个就是相通的角度来说给我们来说是一个新的方向,这是我今天的体会。谢谢大家。

 


 
   【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我要投稿
已有5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   
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中国反垄断法网发表的言论,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黄勇]“竞争政策背景下的标准必要专利问题”专题研讨会总结
[孟记安]怎样贯彻华为诉中兴判决的指导:德国标准必要专利诉讼的新发展
[横井杰]日本对标准必要专利规制的最新发展
[Mark Snyder]反垄断执法中的域外效力与国际礼让问题
[郭禾]反垄断法与专利法调整范围的交集
[孙晋]知识产权反垄断规制:对标准必要专利与非标准必要专利区别对待
[陈立彤]专利拒绝许可:标准必要专利与非标准必要专利

网站公告
 中国竞争政策与法律年会(2014年)暨《中国竞争法律与政策研究报告(2014年)》发布会邀请函
 【亚太法律前沿讲座】作为援助方对日本破产企业的投资
 中韩市场暨规制法研究中心(MRLC)2014年国际会议&成立仪式邀请函
 【讲座预告】(4月2日)中国人民大学反垄断与竞争政策高端论坛
 2013 年第三届亚太地区企业并购模拟竞赛
 第四届亚洲政策论坛邀请函
网友来信
·网友来信:玉如意豆芽公司借行政垄断牟暴利
·网友来信:质疑山东海王借行政之手谋垄断
·网友来信:武汉一豆制品厂强行承包菜市场
·网友来信投诉天房科技宽带 涉嫌不正当竞争
网站简介
    中国反垄断法网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为依托,整合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德国波恩大学法学院、日本一桥大学法学院等机构的资源,史际春教授、吴宏伟教授、吴汉洪教授、徐孟洲教授、孟雁北副教授、杨东副教授、姚海放讲师、徐阳光讲师等中国人民大学的反垄断法专家还将组成学术团队为其提供学术支持。德国波恩大学法学院的袁嘉博士也为本网站的创办和运行做出巨大贡献......[全文]
团队简介
    “中国反垄断法网”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经济法教研室、经济法学研究中心、竞争法研究所的诸位教授指导之下,其具体运营工作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经济法教研室杨东副教授负责,更新工作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经济法学方向的硕士同学负责......[全文]
 
热点文章
无热点文章!
反垄断书苑
在线调查
 1.您是否认为电信联通的宽带接入涉嫌垄断?
 2.若发改委判定电信联通垄断,您认为宽带市场环境将会有哪些变化?


建议使用IE4.0以上1024*768浏览器访问本站 京ICP备09062118号
如果您有与网站相关的任何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antimonopolylaworg@gmail.com),我们将做妥善处理!
版权所有©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转自"中国反垄断法网"
欢迎您!第 位访问者!